当前位置 :首页 > 新媒体资讯 > 微博资讯 > 文章详情

牵手微博,聚美优品想打什么牌?

作者:卖号吧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0:00

街电

5月6日,天眼查消息显示,4月28日至4月30日,微梦创科网络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(新浪微博运营实体)作为质权人连续完成4次股权出质,其中三次的出质人均为聚美优品相关公司,分别为Facefeel Luxury(HongKong)Limited、成都聚美优品科技有限公司以及Jumei HongkongLimited。

聚美优品与微博之间的一系列资本动作,也引发市场关注。

百联咨询、鸿门投资创始人庄帅向钛媒体分析称,聚美优品将股权出质给微博,主要看重的是后者的导购价值,阿里入股微博之后,微博频频发力内容电商,这方面将与聚美电商业务产生一定联动效应。

同时他认为,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在微博上也是位资深网红,对平台情况及用户特征也更熟悉,这也是其选择微博的原因之一。

那么,聚美优品手中到底有哪些牌为微博所看重,未来双方之间又将产生哪些“化学反应”?

扶不起电商,靠共享充电宝“逆袭”

2014年聚美优品风光上市,但也就是在这一年,平台第三方商家祁鹏恒业造假丑闻事件曝光,聚美自此跌落神坛。

为了从源头上控制商品质量,聚美转而采用自营+平台模式,但高成本再加上货品资源有限,聚美自营之路走得异常艰难,交易量及用户量也直线下降,直接导致股价一路狂泻。

到2014年底,聚美优品股价从巅峰期的39.45美元跌至12美元,跌幅近70%,同时来自美国多家律所的诉讼案也让聚美头疼不已。

更糟糕的是,随着流量不断向阿里、京东等综合型电商倾斜,垂直电商头部平台普遍遭遇发展天花板,创始人陈欧开始为聚美的未来谋划新业务,以摆脱窘境。

2015年春节前后,陈欧盯上跨境电商风口,远赴韩国与品牌商敲定了合作,到当年6月底,跨境保税进口业务量居全国第一,成绩斐然。然而随着2016年4月“408新政”颁发,海淘税收提高,业务成本陡然上涨,聚美跨境电商之路最终戛然而止。

在拓展电商业务之余,聚美也将未来押注到更多赛道上,为如今聚美的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埋下伏笔。

2015年7月,陈欧耗资3.72亿元人民币投资母婴品牌“宝宝树”,一举占股超7%,后者凭借二胎政策红利,以及阿里注资之后的资源扶持,于2018年11月顺利上市,聚美优品投资增值超过6亿元人民币。宝宝树上市后不久,聚美优品以8650万美元的价格,向第三方投资机构转让宝宝树4%的股权,转让完成后,其仍持有3.3%的股权,放到如今价值也相当不菲。

只不过,这是日后聚美才有机会提及的为数不多的“辉煌史”,毕竟在2015年10月以后,公司股价就长期处于10美元以下。

股价持续低迷的状态,让陈欧颇为不满,并在2016年首次提出私有化,但该次私有化由于要约价格过低,被中小股东联合抗议,该计划随即宣告失败。

2016年1月,聚美在年会上公布一系列转型计划,押注明星经济、网红经济、影视经济等,企图利用“时尚娱乐+电商”的新模式拯救公司。以成立的聚美影业为例,其先后投资热门IP剧《温暖的弦》、网综节目《奇妙的食光》等,在完成品牌传播的同时,也带来一定的现金回报。

不过,上述转型升级动作并未给聚美带来“好运”,其经营反而每况愈下,用户从2016年的1540万跌到2018年的1070万,GMV也从2015年的89亿一路下滑至2018年的46亿,聚美电商业务“凉凉”之声不绝于耳。

事实上,据Analysys易观数据显示,到2019年一季度,聚美优品在电商领域的市场份额仅为0.1%,几近销声匿迹。

扶不起电商业务,聚美却在共享充电宝领域一度混得风生水起。

2017年5月,陈欧花费3亿元人民币收购街电科技60%的股权,高调进入共享充电宝赛道,起初不仅招来股东质疑,国民老公王思聪更是冷嘲热讽道,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,立帖为证。”

彼时,陈欧曾在微博向外界解释其投资逻辑:“有质疑聚美投资影视和街电,不务正业的。事实上,都是为了流量。流量向超级app聚集,越来越贵。通过成本更低廉的方式获取流量,是一个企业的运营逻辑。”

这一解释并未获得股东认可,但街电的表现出乎大部分人预料。随着2017年底行业完成一轮洗牌,街电、小电、来电、怪兽充电等玩家都站稳了脚跟。2018年5月,街电宣布连续3个月实现规模化盈利,峰值订单突破180万/天,业绩不俗。

聚美优品2018年财报显示,以街电为代表的新业务,为聚美集团贡献22%的营收,成为集团支柱业务之一,再加上投资宝宝树的稳准狠,陈欧由此在投资界声名鹊起。

更重要的是,聚美重注的共享充电宝行业,已迎来最好时代。

今年3月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取得79.1亿元的交易额,同比增长141.3%,前四大共享充电宝企业均取得了盈利,且未来几年行业仍将保持50%-80%的高速增长趋势。

从市场角度来说,聚美的确押中了共享充电宝赛道,不过这项业务是否“真香”,其实并未到下结论的时候。

来自“三电一兽”的一位工作人员向钛媒体透露,2017年街电能占到整个行业的80%,但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,街电一直在走下坡路,到2019年末预计仅占20%市场份额。

“上市期间,聚美各项业务都要考虑股票市场的反映,所以陈欧有很多掣肘,这期间街电打仗打得很不顺利,2017年以来几乎是坍塌式的下降。目前,街电勉强排到行业第三位置,不过这个位置也在受到后来者挑战。”他表示。

钛媒体注意到,美团在今年开始大规模拓展共享充电宝业务,据悉已有一两千人的团队规模,其超强的地推实力以及雄厚的资本,或将改变当前 “三电一兽”的市场格局。

再加上去年12月怪兽充电宣布获得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5亿元C轮融资,以及今年4月初小电科技也获得来自苏宁的一笔融资,可以说共享充电宝赛道硝烟弥漫,大战一触即发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聚美优品坚持完成私有化,目的就是为了摆脱上市公司的束缚,集中精力发展核心业务。钛媒体注意到,就在半个多月之前,聚美宣布成为买方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,结束了接近6年的美股上市生涯。

这也意味着,截至目前,街电仍然是聚美最为看重的业务之一,从当前聚美出质股权的动作来看,不排除微博未来将强力扶持这一业务。

“共享充电宝业务是陈欧个人投资行为,同时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机会,假若牵手微博,不排除未来可能通过微博客户端(如扫码)来使用街电充电业务,这样也能让微博获取更多新用户。”庄帅向钛媒体表示。

投资MCN、布局短视频,聚美手中剩下的牌恐价值不大?

除了共享充电宝之外,聚美还通过投资上海婉锐,完成在MCN领域的布局。据了解,上海婉锐主要通过自身的专业化体系孵化网红IP,目前已拥有700余个网红,在各平台聚集粉丝超过5亿,不过这些网红大部分为腰部网红,具有一定的可替代性。

此外,2019年4月聚美又推出短视频App刷宝,通过不断烧钱推广,意欲染指短视频战场。据了解,该平台尚未上线之时,就与不少MCN机构、短视频KOL签订了独家内容合作协议,可见聚美对其重视程度。

从聚美的这些动作不难看出,其意欲在网红经济、直播带货等市场分得一杯羹,但这条路注定也不会走得太平坦。

首先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经过多年发展,已集聚海量头部网红,无论从内容产出还是市场影响力都远超后来者,“举着望远镜都看不到对手”并非夸张之词。

其次,刷宝采用“趣头条+抖音”的运营模式,即用户在该平台通过刷视频获得现金奖励,这意味着用户越多其经营成本也越大,假若没有可持续的盈利模式,现金流一旦断裂平台也将无以为继。刷宝App页面

刷宝App页面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底,刷宝的活跃用户数量增长至1600万左右,但运营情况不容乐观。

根据承担聚美私有化估值的投行Houlihan Lockey(后称HL)在今年2月中旬出具的一份报告,聚美管理层表示,刷宝仍旧处于发展初期阶段,目前现金流流出相当于收入的三倍,“烧了4.6亿美元才换回1.34亿美元的收入”,并且未能成功寻求到第三方对刷宝的资金支持。

鉴于上述情况,HL表示有必要关停清算刷宝业务。当然,聚美扶不起来的电商业务也在关停行列之中。随着聚美接连将旗下相关公司股权出质给新浪微博,业内人士也在猜测后者是否会接盘上述业务。

庄帅向钛媒体分析称,聚美投资MCN公司、做短视频平台并不能与微博现有业务产生积极联动,所以微博接盘的可能性不大。

他表示,首先,微博自己也有短视频平台,并且做得还不错,推动了其日活和新用户的增长,并不需要借助第三方平台,且短视频平台市场已经巨头林立,微信的视频号推出之后,刷宝突出重围的机会就更渺茫了,其战略价值不大。

其次,MCN机构有一定的独立性,哪怕聚美投资比例占到七八成,能起到的积极作用也很有限,并且由于微博也在做直播平台,本身也接触很多MCN公司,再加上股东阿里方面的资源,这方面比聚美更加高效、更具规模,所以其对微博的价值也不大。

“单就微博选择聚美这个平台而言,是因为它的电商供应链还在,这有利于微博电商业务变现,其平台用户对微博来说也有一定价值。”庄帅表示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,作者丨柳牧宗)